诈骗金额900亿!13家公司被骗!这或许是中国长期资金市场最大骗局!

 财税工商服务     |    2023-12-21 来源:财税工商服务

  诈骗金额超过900亿,13家上市公司掉进泥坑,受骗公司数量甚至还在持续增长。

  上海电气公告称,控股40%的控股子公司上海电气通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电气通讯”)应收账款普遍逾期,公司对电气通讯的股东权益账面值为5.26亿元,另公司向其提供了77.66亿元股东借款,最终可能对公司的归母净利润造成83亿元损失。

  上海电气2019年、2020年的净利润分别为35.01亿元和37.58亿元,而2021年一季度纯利润是6.61亿元,近百亿的损失显然上海电气无法承受。

  7月27日,上海市纪委监委宣布,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下称“上海电气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上海电气党委书记、董事长郑建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上海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原本以为这只是上海电气的个例,毕竟在A股市场黑天鹅事件并不少见,但谁也没想到上海电气的暴雷只是拉开了一场世纪大骗局的序幕。

  接下来一连串的上市公司如同一万响的鞭炮被点燃,噼里啪啦、争前恐后地炸了。

  中利集团(含参股公司中利电子)风险金额29.39亿元,其中应收账款逾期13.85亿元,存货减值风险7.83亿元,预付款项风险7.71亿元;瑞斯康达风险金额11.95亿元,其中应收账款逾期10.16亿元,预付款项风险1.79亿元。

  汇鸿集团风险金额5.51亿元,其中应收账款逾期1.96亿元,存货减值风险3.55亿元;

  宏达新材风险金额3.72亿元,其中应收账款逾期1.21亿元,存货减值风险2.51亿元;

  国瑞科技风险金额2.65亿元,其中应收账款逾期1.67亿元,存货减值风险0.98亿元。

  8月1日下午,康隆达发布重大风险提示公告。公司控股孙公司易恒网际经营的电子通信设施业务存在部分合同执行异常,极端情况下,最终可能对公司的归母净利润造成3.02亿元损失,占上市公司最近一年经审计净资产的27.53%。

  这还只是冰山一角,凯乐科技、*ST华讯(000687.SZ)、ST新海(002089.SZ)、宁通信B(200468.SZ)、航天发展(000547.SZ)、江苏舜天(600287.SH)、浙大网新(000547.SZ)……还有非常多上市公司的影子逐步浮现在这起特大诈骗案的幕后。

  这些暴雷的上市公司都有着共同的特点,所属行业或者公司业务均与专网通信业务有关。

  专网通信业务实际上并不罕见,相比于我们传统印象中电信、移动这种面对公共开放使用的公网,某些特殊行业或者领域因为种种原因需要使用独立的网络,这项业务就是专网通信业务。

  比如政府与公共安全、公用事业和工商业等提供的应急通信、指挥调度、日常工作通信等服务,类似银行、证券、公安、轨道交通等行业也都需要专网通信。

  这些上市公司的专网通信业务基本模式一样,由上市公司向供应商预付货款采购原材料,然后向下游客户进行销售。

  但让人蹊跷的是,上市公司向上游预付的货款往往都超过80%,甚至是100%,而向下游客户预收的货款仅有10%,这种模式也就从另一方面代表着上市公司将随义务规模的扩大垫付大量的资金。

  一旦上游的供应商拿到高额预付款之后不正常发货,或者下游客户放弃低比例的预付款拒绝收货支付尾款,整个业务链的风险就全部压在了上市公司身上。

  而这次爆雷的原因也正是如此,上游供应商逾期供货且不退预付款、应收款逾期、存货减值风险等成了诸多上市公司的公告内容。

  明眼人都会觉得这种业务模式明显不合常理,更让人觉得惊讶的是这些上市公司的上游供应商与下游客户,具备着较高的重叠性。

  比如供应商上海星地通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星地通”),出现在新海宜、华讯方舟、凯乐科技、宁通信B等4家供应商的名单之中。

  而下游客户例如富申实业公司(下称“富申实业”),更是出现在了高达7家上市公司(新海宜、华讯方舟、凯乐科技、瑞斯康达、中利集团、上海电气、国瑞科技)的客户名单中。

  隋田力1961年8月出生,大学专科学历,曾在部队服役,在江苏省政府做过4年公务员。37岁的时候下海离开体制,成立了星地研究院,开始了经商之路。

  隋田力控制的星地研究所,最早与上市公司的关联是曾经出现在浙大网新和江苏舜天的半年报中。

  2011年隋田力和邹荀一出资设立上海星地通,分别持股90%、10%,隋田力担任执行董事至今。

  随后隋田力以上海星地通作为运作主体进行了让人眼花缭乱的一系列的资本操作,通过其控制了至少22家公司,包括北京赛普、航天神禾、上海奈攀等,范围遍及江苏、宁波、哈尔滨、北京、重庆、上海、深圳等地。

  在熟悉的人眼中,隋田力是一个拥有政府资源和能量的人,比如020年工信部直属事业单位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等单位主办举行的第四届全国人机一体化智能系统创新创业大赛官网中,隋田力成为专家团队中的一员,在其相关介绍中,身份是中国电子工业科学技术交流中心负责人,曾在公安通信部门、中国电子科技集团等机构任职。

  而在更早些时候,隋田力还经常以中国电子工业科学技术交流中心相关职务的身份出现在公开场合。

  但是查询中国电子工业科学技术交流中心的任职情况并没有隋田力的相关信息,所以身份和履历都存疑。

  资料显示,与隋田力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4家公司——上海星地通、江苏星地通、深圳天通、新一代专网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下称“新一代”)均为宏达新材全资子公司上海观峰的客户。

  而宏达新材实控人杨鑫的一家公司宁波鸿孜,与隋田力控制的宁波星地通在工商注册时使用了同一邮箱及手机号,且办公地点处于同一栋楼。

  隋田力在整个交易链中起到的关键作用,但他的身份并不足以取得众多上市公司的信任,下游客户的身份才是最主要的原因。

  这批下游客户最重要的包含富申实业、普天信息、环球景行、航天神禾、南京长江电子、首创集团、首创集团贸易分公司、哈尔滨工业投资集团和上气电讯。

  其中,普天信息为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全资子公司,中国电子科技集团是中央直接管理的国有重要骨干企业;

  南京长江电子是中国电子信息产业集团控股的国有大型电子信息企业;首创集团是北京市政府所属国有大规模的公司;哈尔滨工业投资集团实控人为哈尔滨国资委;环球景行由重庆国资委100%控股;航天神禾50%持股股东为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上海电讯是上海大型国企上海电气的控股子公司。

  虽然此事还在进一步发酵中,监督管理的机构和公安部门已经介入调查,真相尚未水落石出。

  但是大魔王从内幕人士处获知,这些上市公司上当的原因都是贪小便宜,所谓的专网通信业务实际上的意思就是个幌子。

  根据部分上市公司的年报和回复监管部门的征询函可知,专网通信业务的主要包括智能自组网数据通信台站、量子多网高清视频会议终端、星状网络数据链通信机等。

  上市公司通过高比例的预付款,将资金放出去,流向隐藏在供应商背后的真正融资方。在指定的融资时间以后,融资方通过下游客户作为载体,将资金以销售回款的方式回流到上市公司。

  在这个隐蔽融资的闭环网络中,供应商与融资方获得了资金,上市公司得到资金利息,虚增收入,做大业绩,下游客户,参与整个交易的各个主体看似各取所需,皆大欢喜。

  随着中国长期资金市场的蓬勃发展,上市公司的数量慢慢的变多,其中不乏业绩造假,操纵市值的垃圾公司,这次隋田力如同一个绝佳的污点证人,将某些上市公司的阴暗用一种奇怪的方式暴露在阳光下。

  这或许会给所有居心不良的上市公司提个醒,你在虚增收入推高股价,垂涎股民手上那几个钢镚时,可能自己早已入坑,成为了别人的猎物。